阅读新闻

恺英网络31岁董事长被刑拘背后隐藏着传奇私服黑暗江湖

发布日期:2019-11-03 12:15   来源:未知   阅读:

10月26日,A股上市公司恺英网络公告称,公司董事会于2019年10月25日收到公司董事长金锋家属送交的《通知函》,称金锋因涉嫌内幕交易罪被上海市公安局逮捕。

在金锋被刑拘前,公司实控人王悦、高管冯显超、董事陈永聪、前监事林彬4人相继被调查,被调查原因主要是操纵市场、内幕交易。

值得一提的是,恺英网络多位高管涉嫌操纵股价的背后,公司股价曾遭遇一轮下跌。恺英网络对此解释称,股价下跌是因为传奇IP遭遇恶意诉讼。

《传奇》游戏本身也是一个传奇。自《传奇》源代码泄露后,产生了一个比正版市场还大的私服市场,警方破获多个金额过亿的私服案件。无数的黑客在此掘金,黑客的争斗曾造成华东六省一市断网。为了争夺私服“黑金”,已有多人锒铛入狱。

而盛趣游戏与娱美德旷日持久的纠纷,也加剧了整个市场的动荡。多个类似恺英网络的公司被卷入其中,进退维谷。

公开资料显示,金锋出生于1988年7月,今年31岁。在最初的职业生涯中,金锋与恺英网络并无交集。

2011年自浙江盛和成立之初,金锋担任公司产品经理,全面负责公司产品引入业务。2012年联运各大知名网页游戏,积累了大量的用户基础和产品经验。2013年担任浙江盛和市场总监,全面负责国内市场调研,根据实际情况组建游戏研发团队。

2015年,金锋牵头立项《蓝月传奇》项目作为项目负责人主导研发。2016年初,《蓝月传奇》与恺英网络合作,上线测试后达到千万级用户,并成为浙江盛和首个月流水过亿的项目,确定了浙江盛和以页游研发为核心的方针。

《蓝月传奇》让恺英网络看上了浙江盛和。2016年6月29日,恺英网络发布对外投资公告,公司拟以2亿元人民币的价格受让浙江盛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原股东金丹良、陈忠良共计20%的股权,受让后上海恺英持有标的公司20%的股权。

对于此次投资的目的,恺英网络称,公司自成立以来,致力于发展成全方位的互联网综合服务提供商。投资浙江盛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有利于公司进一步加强游戏研发能力,尤其是结合“传奇”IP,开发传奇类网页游戏与移动游戏的巨大市场。

恺英网络注册成立于2008年10月30日,两位股东冯显超和钱华实际出资10万。

2009 年 8 月 26 日,钱华分别与王悦、冯显超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约定钱华将其持有的恺英网络 31.25 万元出资额作价 6.25 万元转让给王悦,将其持有的恺英网络 13.75 万元出资额作价 2.75 万元转让给冯显超。转让完成后,王悦以62.50%股权比例控股恺英网络。

王悦出生于1983年,2005年毕业于长安大学的水文水资源专业。据媒体报道,王悦自称“不懂游戏”,上大学的大部分时间用来研究怎样做好网站,做大流量。通过做个人站,大学还没毕业,就已经赚到了几百万。

在控股恺英网络后,王悦带领公司研发并运营多款网络游戏,涉及大型网页游戏、社交网页游戏、移动网络游戏等多个游戏品类。大型网页游戏是恺英网络报告期内的核心产品之一,恺英网络已自主研发了《蜀山传奇》、《炎黄传奇》等多款网页游戏。

2015年4月17日,恺英网络作价73亿元成功借壳泰亚股份,复牌后投资者以12个涨停的方式迎接这位新东家。

恺英网络当时的业绩也非常夺目。2015年、2016年和2017年,恺英网络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3.4亿元、27.2亿元和31.3亿元,净利润达到6.5亿元、6.8亿元和16.1亿元。

2017年3月,王悦其以66亿元的巨额财富,与滴滴创始人程维一同入选“2016胡润全球富豪榜”,时年34岁,成为当年度中国最年轻上榜富豪。

同年,恺英网络如约又收购了浙江盛和51%的股份,作价16亿元。该笔收购完成后,金锋开始全面与恺英网络发生关系。

2018年1月起,金锋被任命为浙江盛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总裁及CEO,金锋全面统筹日常公司运营管理、研发项目管理,以及年度业绩指标制定等。

2018年7月至2018年9月,金锋出任恺英网络副董事长,并于2018年9月起任恺英网络联席董事长。

2018年,堪称恺英网络的转折之年。恺英网络2018年业绩出现剧烈下滑。全年营业收入22.83亿元,同比减少27.13%,净利润为1.74亿元,同比减少达89.17%。

2019年,王悦经历了“突变”。当年3月2日,公司披露冯显超拟不再担任第四届董事会董事,并提名王悦为第四届董事会董事候选人。

就在外界猜测纷纷之际,恺英网络突发公告,一根跳绳引来奥委会主席巴赫贺信 这项运。公司从2019年3月28日起通过邮件、电话等各种方式试图与王悦取得联系,却无法与王悦联系上。截至目前,公司尚未能够了解到王悦失联的具体原因。

王悦直接持有恺英网络股票461570064股,占恺英网络股票股份总数的21.44%。值得注意的是,王悦所持全部股权当时几乎已全部处于被质押状态。

4月8日,公司披露王悦所持6480万股股票被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和上海市公安局轮候冻结。

4月23日,恺英网络发布公告称,收到公司副总经理冯显超家属的通知,称冯显超因涉嫌个人经济犯罪正在接受公安机关调查。相关数据显示,冯显超持有恺英网络12.1%的股票,累计被冻结1.41亿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约6.55%。

5月19日发布公告称,公司法人代表、总经理兼财务总监陈永聪近期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正在接受公安机关调查。

6月12日晚间,恺英网络公告称,收到控股股东、实控人王悦的《通知函》,王悦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经上海市人民检察院批准,已被上海市公安局正式逮捕。

“大家好,我是渣渣辉(张家辉),是兄弟就来啃(砍)我!”这是出自《贪玩蓝月》的魔性广告词。而到目前为止,已经有古天乐、郭富城、吴孟达、甄子丹等多位明星为该产品代言。

6月13日,《贪玩蓝月》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贪玩蓝月及贪玩游戏为公司自有品牌,公司目前的法人及股东均与恺英游戏及王悦无任何实际关系,不存在部分媒体报道所述江西贪玩实际控制人为王悦个人、恺英网络是江西贪玩母公司的情况。

不过,雷达财经梳理发现,恺英网络和江西贪玩关系密切。娱美德娱乐有限公司、株式会社传奇曾将江西贪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和上海恺英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一起告上法庭。

雷达财经梳理发现,恺英网络多位高管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被调查的背后,公司股价自去年6月开始出现剧烈下滑。

对于股价下滑,恺英网络曾公开对外宣称,“2018年6月至2019年5月期间,本公司股票市值大幅下降,与传奇IP的恶意诉讼有较大关系。”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5月10日,在公告披露了传奇IP向公司控股子公司浙江九翎提出的仲裁索赔金额已经提高到25亿元后,恺英网络紧接着在官网发布声明,指“以诉讼或仲裁方式提出极高索赔金额是娱美德及传奇IP惯常采用的一种施压手段”,而且,“2018年6月至2019年5月期间,本公司股票市值大幅下降,与传奇IP的恶意诉讼有较大关系。”

恺英网络此前在向投资者时回复,“公司及子公司目前案值100万以上的案件共21个,其中有9个涉及娱美德和传奇IP,娱美德和传奇IP所涉案件案值占案值100万以上的案件总案值的94%”。

恺英网络表示“公司希望娱美德及传奇IP可以在规则框架内进行谈判或诉讼,不希望他们利用本公司的善意和克制,采用不断发起恶意诉讼、仲裁及投诉的方式胁迫本公司满足他们的无理要求。

今年8月26日晚间,恺英网络发布半年报,2019年上半年公司净利润4646.26万元,同比减少87.48%;营业收入10.52亿元,同比减少4.89%;基本每股收益0.02元,同比减少88.24%。

对于业绩下滑,恺英网络解释称,2019年上半年本部王者传奇、全民奇迹、蓝月传奇等重点游戏收入较去年下降;同时新增并表子公司浙江九翎游戏收入,合并后整体收入同比减少7.35%;因各游戏收入权重及毛利率差异,收入同比下降,成本反而上升。

雷达财经梳理发现,恺英网络上半年营业外支出达1392.65万元,主要是因为报告期内诉讼事项预计产生的经济赔偿。

2016年10月25日,恺英网络发布公告称,已与韩国游戏公司娱美德签订合同,以共计2.98亿元人民币获得《传奇》手游和页游在中国大陆地区的开发及商业运营授权。

有意思的是,去年6月4日,恺英网络发布公告称,全国31个省份常住人口排行榜出炉,公司全资子公司上海恺英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与盛大游戏境内子公司上海盛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合作期限为三年。合作的目的,恺英网络方面表示,打造空前绝后的最强IP。

雷达财经梳理发现,恺英网络、盛大游戏(现已更名盛趣游戏)和娱美德等公司旷日持久的纠纷,源于传奇游戏纠缠不清的著作权。

公开资料显示,《传奇》是由韩国游戏制作人朴瓘镐开发,其早年间在亚拓士公司任职,在其创立娱美德公司后,亚拓士和娱美德共同享有《传奇》著作权,亚拓士负责该游戏在中国的推广。

2001年,陈天桥以30万美元从韩国公司亚拓士手中,获得了《传奇》游戏中国独家代理权。

在代理《传奇》游戏后,盛大网络创造性的重构了当时的游戏销售渠道,《传奇》游戏一下子风靡大江南北。

当时,盛大日进斗金。娱美德、亚拓士因分成等问题,与盛大出现摩擦,2004年,盛大收购亚拓士,冲突变为盛大和娱美德二者之间。

2002年,位于意大利的《传奇》游戏欧洲服务器早期英文版服务器端安装程序源代码泄露,国内很多人利用各种渠道获取这些程序,在网络上私设游戏服务器。这种未经盛大官方授权的服务器,被称为“私服”,意即“盗版”。

潘多拉魔盒由此打开,GM(游戏管理者)大肆掘金,黑客“黑吃黑”大肆敲诈、获利百亿,盛大和游戏开发商娱美德之间因为私服授权问题对簿公堂。

传奇私服利润巨大,多地曾破获涉案金额上亿元的大案。而私服黑客争斗,也曾造成华东六省一市断网。

2007年4月,蔡文组建“黑夜攻击小组”,采用黑客手段,攻击拒绝为自己提供广告代理权的发布站。蔡文坦承,自己在入行前就知道发布站之间通过黑客流量相互攻击。

“简直就是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当时我也受到了攻击,网站瘫痪后,对方留下了一封邮件,收费十分贵。但我的规模小,不划算,因此就拒绝与他们合作。”刘文(化名)曾经也是一位私服发布站的运营者,其被“黑夜攻击小组”攻击后,付不起合作费,干脆就关闭了发布站,退出了私服发布站市场。

靠着这一手段,蔡文积累起了可观的财富。到2008年11月,蔡文已获利1000万元,并开始购买豪车,频频出入高档消费场所。

蔡文的行为也引发了警方的关注。2008年11月,因涉嫌非法经营罪,蔡文被湖北省仙桃市公安局网上通缉。随后,蔡文从海门逃往重庆,在这里他开始和胡小伟一起再战江湖。

胡小伟毕业于重庆大学,在胡小伟的帮助下,蔡文的黑客攻击一下子有了质的飞跃。

蔡文和胡小伟还将自己的攻击团队更名为“骑士攻击小组”。蔡文称,之所以起这个名字,主要是当时有个“骑士”传奇私服在业内非常出名。

当时,“数据中国”和“群英网络”是国内少数可以抗强网络公司能力机房机房,不少私服将服务器托管在这两家机房。为了增加攻击效果,蔡文甚至找到上述两个机房的主管,让他们将指定的服务器网线拔掉。当时每拔一根网线元,后来直接包月,一个月付给20万。

在蔡文的事业如日中天时,2009年年底,一位自称是盛大稽查部员工的人找上门来。

2010年12月初,陈荣锋发起成立了江苏千存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江苏千存”)。陈荣锋称,最初他和高云伍口头协议两人各持该公司50%的股份,但因高当时被警方盯上,股份暂时让他代持。

“授权江苏千存经营《传奇》以及《传奇世界》非官方游戏(即私服)运营以及推广平台。”当年12月9日,陈荣锋向高云伍出具了上海盛大的传奇私服广告发布授权书。在这份授权书中,有一条非常重要的条件,千存网络必须用上海盛大公司开发的盛付通作为支付平台,盛大以此监管整个授权业务。

高云伍称,陈荣锋取得盛大公司授权后,此时已全面接管“骑士”私服广告发布站的胡小伟,便在江苏千存经营平台上发布传奇私服广告,每月利润的四至五成分给江苏千存,江苏千存再拿出其中的两成交给盛大公司。

2010年9月6日,公安部网络安全保卫局下发一批督办案件,“骑士攻击小组”非法入侵计算机系统案赫然在列。公安部指派重庆网监总队政委罗铂铀负责。

2011年5月30日,警方结案,除胡小伟出逃国外,蔡文等19名嫌犯悉数落网。陈荣锋本人于2011年3月赴重庆向警方说明情况。在看守所待了37天后,陈荣锋取保候审。

故事到此并未结束。自2014年1月,盛大宣布私有化以后,潘多拉魔盒由此打开。先后发生了陈天桥辞职、管理层震荡等一系列事件,并引发完美世界、中银绒业、世纪华通参与争夺,海通证券、中植系、银泰系等多路资本卷入。

重庆检方出具的证人证言,证实陈荣锋还曾找到银川市有关领导,反映重庆小闲公司的相关情况。

天眼查信息显示,2016年7月20日,韩国公司娱美德在银川注册了子公司“娱美德科技”。一个月后,娱美德便向银川警方报案。

银川警方曾对外通报,经调查取证和审讯,已查实重庆小闲在线科技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胡小伟、蔡文,董事长龚兆玮,法定代表人方智振等人通过流量攻击、“侠客登录器”发起的流量劫持等手段控制、垄断全国八成以上的《热血传奇》私服,涉嫌形成了集自运营、控制他人运营于一体的全国最大《热血传奇》私服侵犯著作权犯罪产业链。经初步调查发现,重庆小闲在短短两年多的时间内非法获利近60亿元。

重庆小闲公司则坚称,公司合法拥有《热血传奇》网络游戏的著作权授权及维权授权。据其介绍,韩国娱美德公司与亚拓士公司(盛大游戏控股子公司)共同研发了《热血传奇》游戏并登记为原始著作权人,共同拥有《热血传奇》著作权及相关权利。

除了坚决否认自身非法,重庆小闲公司还认为,陈荣锋等人损害公司商业信誉,并以此向重庆市两江新区公安分局报案。

2016年10月到11月,陈荣锋等人相继被重庆警方抓获,随后被判刑。出狱后,陈荣锋对传奇私服市场一直保持关注。

娱美德并未终止维权。娱美德选择对椰子游戏进行授权,2017年6月27日,双方签署《热血传奇》影视合作协议,达成《热血传奇》影视剧的开发共识,未来五年将推出系列《热血传奇》影视剧,为进一步深化中韩文化交流合作掀开新篇章。该合作遭到了盛趣游戏方面的反对。

相关统计显示,在审与结案的传奇相关诉讼不下百起,横跨中国、新加坡和韩国三国法庭,数近百家游戏公司牵扯其中,其中大多是中国游戏企业。2019年围绕《热血传奇》版权的诉讼官司单个赔偿金额已经接近5亿元。